最近,《我的前半生》火了熒屏,刷了朋友圈,引起了廣泛的關注。《哈姆雷特》中有一句臺詞:“我被關在核桃殼里,卻還把自己當作無限空間之王。”結了婚的羅子君,其實已經脫離了大學里讓她逆襲的群體。在原生家庭的影響下,她的認知,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婚姻。而方式,就是保住自己的年輕漂亮,對抗周圍的年輕漂亮。這也是她十年婚姻里,買買買的環境里給予她最多的反饋。

 

孩子有保姆接送,吃飯喝水有保姆遞到手上,保養得年輕時尚,多年優越安逸的全職太太生活,讓羅子君失去獨立思考和自我奮斗的動力,更不具備遠見和洞察力。

 

從圈養起來的金絲雀,到掃地出門的棄婦,這樣的反差,也曾讓她痛不欲生。但是當她意識到一切都不可挽回時,她身體里流動著的血液才活了起來。原本就具有的素質體現了出來。

 

離婚,對羅子君而言,是完成了一次靈魂上的更新,和自我認知的救贖。清醒后的羅子君,將無往而不勝。

如果一個人身處隧道,他只有前后非常狹窄的視野,通常無法做出高瞻遠矚的決策。

 

不僅僅是羅子君這樣的全職太太容易有“隧道視野效應”,在電視發展過程中,也體現了這個效應。

 

在一個內容、交互越來越重要的時代里,IPTV的優勢尤為突出。在政策利好的形勢下,IPTV 用戶數量將快速增長。同時,IPTV 作為切入口起到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。總的來說,IPTV 的發展態勢已經明朗,IPTV 的高速發展已經是不可逆的潮流。如果還局限在傳統電視的隧道里,那遲早要被社會淘汰。而蘇州八百里OTT TV的搭建方案就是指引網絡電視發展前進的指明燈。